loading
 
 
 

使用微信扫一扫!

关注医默相通微信公众号!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关注医默相通微信公众号

第一步: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添加朋友”

第二步:选择“公众号”,输入“医默相通”

进行查询,即可点击关注

Close

儿科专家:长期用药并结合运动可有效控制哮喘

(2017527日,上海)——支气管哮喘(以下简称哮喘)是儿童时期最常见的慢性气道疾病之一[1]。爸爸妈妈真的了解孩子哮喘发作时的感受吗?六一国际儿童节前夕,默沙东特邀10位父母同时也是媒体人,通过小装置亲身模拟体验哮喘发作时的艰难与不适感受,旨在提升公众对儿童哮喘的认知与重视。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儿科主任医师、儿科学教授洪建国在媒体圆桌会上表示,“哮喘发作远比普通人想象中更加痛苦与危险,不要让哮喘偷走孩子的童年。”洪建国教授也是我国《儿童支气管哮喘诊断与防治指南》的通讯作者,他呼吁通过长期、规律地用药,辅以变应原回避和适当运动等非药物手段“双管齐下”,实现对儿童哮喘的有效控制,并有望在临床上治愈。

hongjianguo1.JPG 

(洪建国教授分享控制儿童哮喘的要点) 

上海14岁以下儿童哮喘患病率超7%

据洪建国教授分享,流行病学数据显示,我国儿童哮喘的发病率以每十年约50%的速度上升,其中,年幼儿童喘息患病率上升更显著。根据2010年上海市儿童哮喘流行病学调查显示,上海市14岁以下儿童哮喘的患病率达到了7.57%[2]

但与高患病率相比,目前我国儿童哮喘的总体控制水平尚不理想[3],这与哮喘儿童家长对疾病的认知不足、临床医师的规范化管理水平参差不齐有关[4]。大部分家长易将哮喘判断为普通感冒引发的咳嗽等,从而忽视了对孩子哮喘的用药管理与控制。同时,我国儿童哮喘的临床诊断不足率高达30%,这些均显示出我国儿童哮喘控制与管理工作的任重而道远。

亲身体验,哮喘比想象中更痛苦、危险

讲座现场,洪教授指导10位家长戴上了浮潜使用的呼吸管和鼻夹,让大家模拟体验到哮喘患者的痛苦,同时也能更清晰地分辨出哮喘和普通感冒的区别。当体验者戴上装置,被限制空气流通的呼吸管好像哮喘发作时变细的气管,令大家产生明显的呼吸不畅感,“每一口吸气都好像在吸干一个塑料可乐瓶里的空气一样,不但要用尽全力,而且很难吸饱。” 一位参与者表示。时间一长,每呼吸一口空气都很累并在呼气过程中伴随着巨大的哨音,也就是医生说的“哮鸣音”,“我有深深的窒息感!原来哮喘发作时想舒服地呼吸一口气这么困难,从没想过能正常大口呼吸是一件多么畅快的事!”另一位体验者说。

hongjianguo2.JPG 

hongjianguo3.JPG

(洪建国教授与参会者现场体验哮喘发作时的呼吸困难感受)

除了大众普遍认知中的呼吸困难,喘息、咳嗽、气促、胸闷、活动减少等均可被视为儿童哮喘的症状。[5]洪教授特别提醒,如果孩子在夜晚睡觉时还频繁发作喘息,也不像别的孩子一样喜欢奔跑、玩耍或大笑,走路时总想要家长抱,家长就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尽早带孩子到医院检查。此外,湿疹、变应性鼻炎等其他过敏症状也有可能增加哮喘诊断的可能性。剧烈运动也是常见的哮喘诱因,表现为运动后的剧烈咳嗽或者喘息,这往往提示哮喘仍未得到良好的控制。

此外,与普通感冒相比,哮喘容易反复发作,且对儿童身心健康的影响更为严重,哮喘发作时可伴有下呼吸道感染,哮喘严重时会造成呼吸骤停、呼吸衰竭或多脏器功能衰竭,甚至引发猝死。同时,哮喘也会给家庭和社会带来更沉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

坚持规范用药治疗,善用运动辅助治疗,哮喘可以被控制

哮喘控制治疗应尽早开始,并坚持长期、持续、规范和个体化治疗四个原则。[6]治疗哮喘的药物分为缓解药物和控制药物两种类型,结合使用这两种类型的药物,才能实现哮喘的控制和治愈。洪建国教授强调,在治疗哮喘的过程中,患者的治疗依从性非常重要,随意减药、停药都是不利于疾病康复的。“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小患者,因为家长觉得他咳嗽停了,很少喘了,或者是害怕‘吃药总有副作用’,就自行决定减少用药甚至停药,结果复发了又来看诊。这样是非常不利于孩子的哮喘康复的,家长们一定要牢记谨遵医嘱。”

洪建国教授同时介绍道,在哮喘控制药物中,白三烯受体拮抗剂依从性和安全性均良好,因此在2016年制定的我国儿童哮喘防治指南中被列为可选择的一线控制药物[7]

除了坚持长期用药,洪教授还推荐哮喘儿童适当参加体育运动,和其他孩子一样享受运动带来的乐趣。对此,洪教授的专家建议可以总结为:重视运动、循序渐进、充分热身。” 适当强度的各种运动都有助于提高体能,改善儿童的生命质量。[8]尽管游泳池的高氯环境可能对某些高敏者会引起不适感觉,但一项长期观察研究表明,游泳可以提高肺功能且减少哮喘症状。[9]此外,充分热身也是必不可少的。[10]

 

 

——End——

 

 

参考文献

[1]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呼吸学组,《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儿童支气管哮喘诊断与防治指南(2016年版)中华儿科杂志, 2016, 54(3): 167-181.

[2] 上海市医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呼吸学组中华儿科杂志 2014,52(1):17-22.

[3] WongGW, KwonN, HongJG, et al. Pediatric asthma control in Asia: phase 2 of the Asthma Insights and Reality in Asia—Pacific (AIRIAP 2) survey. Allergy, 2013, 68(4): 524-530.

[4] 中国哮喘儿童家长知信行调查项目组中国大陆29个城市哮喘患儿病情控制状况及影响因素中华儿科杂志,2013,51(2): 90-95.

[5] Pocket Guide for Asthma Management and Prevention (for Children 5 Years and Younger): A Guide for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Updated 2015. Available from: http://www.ginasthma.org/

[6]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呼吸学组,《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儿童支气管哮喘诊断与防治指南(2016年版)中华儿科杂志, 2016, 54(3): 167-181.

[7] 中华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呼吸学组,《中华儿科杂志》编辑委员会.儿童支气管哮喘诊断与防治指南(2016年版)中华儿科杂志, 2016, 54(3): 167-181.

[8][10]​Daniel Hughes MD FRCPC. Childhood asthma and exercise. Paediatr Child Health Vol 19 No 9 November(2014). 468.

[9] Laia Font-Ribera. Swimming Pool Attendance, Asthma, Allergies, and Lung Function in the Avon Longitudinal Study of Parents and Children Cohort. Am J Respir Crit Care Med Vol 183. pp 582–588, 2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