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使用微信扫一扫!

关注医默相通微信公众号!

您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关注医默相通微信公众号

第一步:打开微信,点击右上方“添加朋友”

第二步:选择“公众号”,输入“医默相通”

进行查询,即可点击关注

Close

遇见•肿瘤大咖|石远凯:要让医生有力量和勇气去探索

摘要:“遇见”系列第二季开启,第一期带您走近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石远凯教授。

在刚刚公布的2017版国家最新版的医保目录里,肿瘤领域几个重要的药物都与石远凯有关。

他是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最“资深”的副院长,已经当了16年;也是我国牵头领导、参与国产抗癌新药临床试验最多的肿瘤内科医生之一,2001年以来上市的4个国产抗肿瘤新药,其中3个的临床试验都是由他牵头或主要参与完成的。

石远凯说:“接下来将有一大批国产肿瘤新药上市。”从24岁到56岁,对于一名医生来说,无论是临床经验还是科研成果,都是一个丰收的年龄,他为之付出青春的国字头抗肿瘤药物,也进入了丰收期。


石远凯

医学探索的力量

二十多年前,石远凯用自体外周血干细胞移植治疗的第一例恶性淋巴瘤病人——当年14岁的男孩,如今健健康康地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望石远凯时,他内心是无比骄傲的。

高剂量的化疗和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在上世纪80年代是全球肿瘤内科最显著的临床进展。当这项技术刚刚在国内开始探索时,石远凯正好走进了研究的前沿阵地。

孙燕院士是我国肿瘤内科的开创者,导师的远见,让石远凯受益终身。

1989年,在他攻读博士学位期间,孙燕院士把他送到日本大阪大学,跟随国际著名的临床肿瘤学专家田口铁男教授,进行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防治肿瘤化疗导致的粒细胞减少症的临床前研究,成为了我国最早进行相关研究的人员。

中性粒细胞减少是肿瘤化疗最常见的副作用,严重影响着化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石远凯的研究成果为后来在我国临床研究的顺利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992年,石远凯从日本回来后,参加了集落刺激因子在中国的临床试验,相关的三个药物在中国上市。2003年起,他作为主要研究者,又主持完成了我国第一个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的IIV期临床试验,使这些药物在我国上市,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使我国肿瘤患者化疗的安全性得到大大提升。“集落刺激因子在恶性实体瘤治疗中应用”的研究获得2000年北京市科技进步二等奖。

同时,石远凯和他的团队在全国率先开始进行自体骨髓移植和自体外周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实体瘤的研究工作,这也是与集落刺激因子有关的另一个重要成果。

简单说来,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技术的原理就是,采集患者自身的造血干细胞进行体外冷冻保存,在给予患者超出常规剂量的化放疗后,把冷冻保存的造血干细胞再输回到患者体内,以恢复高剂量化放疗摧毁的骨髓造血功能,从而达到杀死对常规化放疗耐药的肿瘤细胞的目的。

但医学的探索却不简单。

生理状态下造血干细胞主要位于骨髓腔,所以要采集造血干细胞,就需要做骨髓穿刺,这项操作很复杂,而且风险大、骨髓造血功能恢复慢,治疗相关并发症多。

而给患者注射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后,可以使骨髓中的造血干细胞在短时间内快速、大量的进入到外周血中,医生在外周血里干细胞达到高峰时,马上用血球分离机,将外周血中的造血干细胞分离出来,就是人们常说的自体外周血干细胞移植。

由此,这种治疗方法发生了革命性变化,不需要做骨髓穿刺取骨髓造血干细胞,造血功能恢复也明显加快,治疗相关并发症明显减少,安全性得到很大的提升。

但是这一治疗技术建立的过程也同样十分复杂,当年条件十分简陋,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甚至连一台采集外周血干细胞必需的血细胞分离机都没有,医生要带着患者到五棵松附近的解放军307医院去采集。

石远凯至今还记得1993年他做的第一例病人,是一名14岁的男孩淋巴瘤患者。为了不错过干细胞采集时机,数九隆冬里,他们带着患者打“面的”,天还没亮就从北京东二环远赴西四环,完成采集之后回来时常常已经是下午。如此来回奔波三四天,才能采够治疗所需要的造血干细胞。

然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起点,采集之后,如何对干细胞进行体外冷冻保存又是一个难题,克服这整个流程上的一个个难点之后,还只有等到最后把采集到的造血干细胞输回患者体内后能够重新造血,才能证实这些造血干细胞是有效的。

这个领域的研究当时在国外也只是刚刚开始,国内更无现成经验可以借鉴,石远凯等人几乎是在黑暗中摸索

石远凯记得,这个患儿在层流病房呆了20多天,他和同事两个人轮流全天24小时守着,直到患儿度过危险期,走出了层流病房。之后的十多年,这个孩子真的走出了癌症,回到了正常的人生轨道,结婚生子。

第一例的成功,使年仅33岁的石远凯更加努力去完善这项技术,还从治疗恶性淋巴瘤,扩展到乳腺癌、生殖细胞肿瘤、肺癌等领域。经过数年的积累,他们探索出了一整套适合我国实体瘤造血干细胞移植特点的临床操作规程。

2013年,石远凯的团队总结了20多年的病例,得出的结论是,对于一些传统的常规治疗无法治愈的恶性淋巴瘤等实体瘤的病人,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给他们带来了长期生存的希望和机会。

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实体瘤的研究获得2014年教育部和中国抗癌协会科学技术奖一等奖。

石远凯说,20多年过去了,尽管肿瘤治疗已经进入了靶向、免疫治疗时代,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并未过时,依然还是淋巴瘤等对化疗敏感的恶性实体肿瘤的一个重要治疗手段。但需要非常严格地把握适应证,才能保证病人的最大获益。

 

推动新药临床研究

对于一名肿瘤医生来说,通过自己的努力,让病人能够活得久活得好,这是他们最大的成就感。

对于同时承担着新药临床研究的肿瘤医生来说,能证明一种新的药物能够给病人带来好处,然后把药物做上市让更多患者受益;再然后,这种药物还被纳入国家医保报销范围,使大多数普通患者都能用得起。

这种成就感就更加让人兴奋。

进入21世纪以来,肿瘤治疗研究进入靶向和免疫治疗时代,石远凯亲历了抗肿瘤药物研发的快速发展,虽然他也参加不少跨国制药企业的临床试验,但更多精力还是做国产新药的临床试验。

国产新药的研发一直是我国的软肋,石远凯见证了这个“软肋”日趋“强壮”的过程。近几年,国产抗肿瘤创新药几个里程碑式药物的临床研究,石远凯都是主要研究者或参与者,并推动了这些药物的上市

“昨天中午一边查房一边把午饭吃了,基本天天如此,现在除了吃饭和睡觉以外的时间几乎都在工作。这几年我国的抗肿瘤原创新药研究越来越多,我们中心由于历史的传统,承担了大量抗肿瘤新药临床试验任务。”他说。

1993年至今,石远凯做为负责人和主要完成者,共进行了170多项抗肿瘤新药的临床试验,其中国内企业项目90多项、一类新药 60项,根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统计,石远凯是我国进行抗肿瘤新药研究最多的主要研究者。这些临床研究结果出来后,将显著提高我国肿瘤药物治疗的水平,促进我国民族制药企业的健康发展,造福广大患者,惠及社会。

石远凯还和他的团队一起创建了抗肿瘤新药临床药代动力学实验室和抗肿瘤分子靶向药物临床研究北京市重点实验室

他坐在座位上,指着对面收起的投影屏,说:“我周六周日最多的时间,就是坐在这个位置上,看着屏幕和学生们一起改稿。”今年的美国临床肿瘤学会年会(ASCO),他们投了8篇论文。

在刚刚公布的医保报销目中,几个重要的中国原创抗肿瘤新药的临床研究都是从我们的平台做出来的。”他说,推动民族制药企业整体进步,这不是令人高兴的事吗,所以,忙不过来也乐在其中。

 

胆量与勇气

医学在探索中走出第一步需要极大的胆量和勇气,医生临床思维的创新至关重要。

在讲这个问题时,他最喜欢举的例子是当年在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的临床研究探索的经历。

第一例的那个孩子,当石远凯如实地告诉这个孩子父母:“办法是挺好,但这确实是我们治疗的第一例,可能失败,也可能存在风险。”家长特别信任医生,说:“孩子就交给你们了,治好了就当捡回个孩子,治不好也认了。”

“这给了我们极大的力量和勇气去做探索。”石远凯说,医学要往前走,有时候是要冒一些风险的,只有治上了,才能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有一位二十多年前的自体干细胞移植的病例,是一个非常年轻的肺腺癌患者,做完手术后,双肺转移了。一般来说,肺腺癌的病人理论上对化疗不是很敏感的,但这个患者化疗的效果却非常好,肿块奇迹般地完全消失了。当时石远凯判断如果再给他做干细胞移植,加大化疗药物剂量,病人获益的可能会更大。病人很愿意和医生一起去实施这个积极的想法,二十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他还健康的存活着。

石远凯回忆说:“常规化疗后达到了缓解的效果之后,如果医生没有创新思维,是不可能给他做干细胞移植的,而是会墨守成规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但可以预见,这种缓解只是暂时的,过一段时间又会复发。”。

医学的进步需要医生具有创新思维,而这就需要医生和病人携手,敢于冒风险和共同承担压力

石远凯大学毕业33年来一直把临床医疗工作放在第一位,诊治了10万多例次各类肿瘤患者,解决了大量临床疑难问题,挽救了无数癌症患者的生命。“癌症病人很不容易,正是病人期待的眼神儿,激励着我在攻克癌症的道路上不断前进“石远凯说。


石远凯

机遇与勤奋

人生的机遇,取决于一个人的把握能力。

聊起自己的老师时,石远凯突然意识到:“我遇到孙燕院士时,他也正好是我现在这个年龄,56岁,正是眼界、经验、精力最旺盛的时候。”

    1984年中国医科大学本科毕业的石远凯,留在了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他本来是想当一名肿瘤外科医生,毕业后第二年还考上本校硕士研究生。

由于他本科是日文医学专业,研究生开学前一个月,他被挑中前往北京担任中日肿瘤学术交流会议的翻译,他的工作对象正是孙燕教授和田口铁男教授带领的中日双方肿瘤专家们。这是一次改变石远凯命运的会议,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三年后,他竟成为了中日两位教授联合培养的博士研究生。

在这次学术会议上,孙燕教授说:“外科治疗肿瘤毕竟是一个局部治疗手段,而肿瘤是一个全身性疾病在局部的表现,药物治疗可能会对肿瘤治疗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石远凯听进去了,三年硕士毕业后,1988年,他考上了孙燕院士的博士研究生,从此改道,专攻肿瘤的内科治疗

“石远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很多好机遇,但机会以外还需要勤奋。”孙燕院士曾如是说。

石远凯的勤奋是出了名的,他说:“笨鸟先飞,勤奋是最基本的要素。”从大学本科时学日语,再到后来学英语,靠的都是勤奋。“西方语言和东方语言太不一样,早年用英语交流时,经常不自觉就蹦日语单词,结果谁也听不懂。”石远凯至今还记得当年学英语新概念第二册时,封面上写着的“practice and  progress(不断地练习才能进步)”。

“医生就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职业,不勤奋、不时刻保持着学习能力,就很难成为一名好医生。”石远凯说。

 

作者简介:戴戴(戴志悦)

独立医疗媒体人,著有公众号“医生医事”。媒体从业16年,曾任人民日报《健康日报》编辑部副主任、腾讯健康频道副主编。